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
沪上早餐外卖:从群雄乱战到一家独大 蛋糕好看不易吃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1-06-21 23:51 分类:新闻中心 点击:
简介:16日晚上,家住黄浦陆家浜路上的白领朱先生习惯性地打开饿了么APP,想要预订下一周的早餐,却发现自己熟悉的早餐按钮显示敬请期待。难道饿了么像美团一样,放弃早餐市场了?已经习惯于早餐外卖的朱先生一脸茫然。 尽管事实证明,这只是软件运行上的BUG,饿了

  16日晚上,家住黄浦陆家浜路上的白领朱先生习惯性地打开饿了么APP,想要预订下一周的早餐,却发现自己熟悉的早餐按钮显示“敬请期待”。“难道饿了么像美团一样,放弃早餐市场了?”已经习惯于早餐外卖的朱先生一脸茫然。

  尽管事实证明,这只是软件运行上的BUG,饿了么的早餐外卖业务没有任何变化,但在百度、美团等早餐外卖O2O大玩家先后离场后,朱先生的这一疑惑也折射出用户对早餐外卖的复杂心态:既欢迎,又不看好。日前因融资等话题而屡屡被关注的饿了么,虽已成为这一细分市场上的领先者,但围绕早餐市场的O2O争夺,光靠烧钱并不能解决问题。

  2014年中,在如火如荼的外卖O2O热潮中,针对早餐这一垂直细分市场的竞争也悄然萌芽。

  这年8月,前阿里员工蓝耀栋创建的呆鹅早餐在杭州悄然起步,并在当年10月将平台的主营业务,从一开始的兼顾午餐、晚餐,回归到只做早餐上门的定位,并主打西式早餐。

  同年11月,外卖O2O平台巨头之一的美团也开始启动早餐项目,并陆续发力开拓北京以外的一二线年后,饿了么、百度也相继上线早餐外卖产品,甚至连主做化妆品团购的聚美优品也杀入这一市场。除此之外,阿里旗下的支付宝也曲线进军早餐市场,与上海商务委、上海市早餐工程产业联盟合作,推进早餐联盟内企业接入支付宝项目,使用支付宝就可付款,并计划在未来覆盖上海所有的1000台早餐车。一时间,早餐外卖市场呈风起云涌之势,成为众多资本青睐的领域。

  但好景不长,这场大战来得快,退潮却也突然。呆鹅早餐存活不过4个月,便在2014年圣诞节前夕黯然宣布停止运营。到了今年8月,已经在午餐、晚餐外卖市场经历了连场厮杀的百度、美团,也先后下架了早餐服务。在回应外界疑问时,美团方面表示,其目前早餐业务已经履约完毕,业务就此停止:“履约环节在目前的情况下,很难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,因此关闭。早餐属于测试类产品,团队将转向外卖业务。”

  在如今的早餐外卖市场,大的平台只有饿了么仍在发力。其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,饿了么早餐目前已覆盖北京、上海等21个一二线多栋核心楼宇,日订单峰值15万单,准点率98%。

  对于上班族而言,坐下来吃早饭很奢侈,路上解决或是到办公室吃早饭早已是一种生活习惯,这也为外卖服务提供了前提。

  而早餐市场的规模,在2014年7月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数据中就显示,以早餐为主的大众化市场保持旺盛态势,剔除投资拉动后仍保持了10%左右的增长。而其在更早的2010年发布的《中国早餐市场分析》中指出,2009年我国在外就餐的早餐市场规模已达1876亿元,并预计未来2年早餐市场将增长14%。按此粗略估算,2015年全国在外就餐的早餐市场的量级约在3000亿左右。如此大的市场份额和发展前景,市面上却没有足够强大的外卖早餐巨头,这也是吸引一众创业者挤破头皮想要进入的原因之一。曾任万科高级副总裁的毛大庆就在离职后表示,早餐涉及实际民生问题,千亿级的早餐空白市场无领导者,其商业生态在逐步形成,愿意支持该类创业企业。

  相较一些半路杀出的创业者,类似美团、百度、饿了么这样已成规模效应的行业巨头杀入早餐外卖,有着其天然的优势。在午餐、晚餐外卖O2O业务已经相对成熟的情况下,早餐市场不过是其业务的自然扩展,无论是自己配送还是外包配送,都有现成的资源。而O2O项目最为看重的线上流量,本身已有午餐、晚餐用户的沉淀,切换的只是不同的消费场景,开拓早餐外卖这片空白市场,可以说是顺势而为。

  相比午餐和晚餐,早餐的总体客单价比较低,一般人都会以10元为上限,利润空间有限。同样,对一些时间稍显充裕的用户而言,相差不大的价格,到早餐店就餐,无论是食品的口感、温度都能最大程度得到保障,外卖便成为了可有可无。

  其次,早餐外卖对时间的追求更加迫切。原本就为省时而预订早餐的用户,若无法按照约定时间领取早餐,绝不敢轻易再次尝试。而从美团、饿了么等平台的模式来看,均以纯代购+配送为主。这意味着,平台必须对代购、配送、分发有着严格的时间把控,稍有意外便可能造成误点。

  再次,是自提点的设置,而这正导致了用户吐槽不断。“经常快到自提点了,就收到短信说地址变了。”曾经的美团早餐订户陈小姐表示,她不止一次收到过类似的短信:“由于某某原因,今日取餐地址改为……”而原因就在于写字楼物业与城管的双重夹击。哪怕成功避开了上述两大障碍,早餐外卖还会时不时遭受平时在该区域摆摊的路边摊主的驱赶。“我有一次取早餐时,配送人员就只能站在一个垃圾桶边上派发,这种感觉说多糟糕就有多糟糕。”陈小姐说。而饿了么在这一点上无疑占了优势,从自己合作伙伴中挑选了一些离写字楼很近的餐厅作为早餐领取点,使得早餐配送员不用再东躲西藏,也使用户体验得到了保证。

  在呆鹅早餐失败后,其创始人蓝耀栋总结了失败经验。他认为,纯代购+配送的模式机会只属于现有国内这些大中型O2O平台,自营生产+配送模式机会做着累做大比较难,无论自营还是代购都有一个共同的挑战——那些附近的店。不过,在百度和美团先后倒下之后,大中型O2O平台也不再是成功的保证了。

  在如今已渐成市场的午餐、晚餐市场,百度、美团、饿了么的烧钱大战硝烟正浓,而在早餐市场一枝独秀的饿了么,走的也是烧钱的路子。

  记者打开饿了么APP预订早餐,看到一周的菜单中显示,外卖价格基本为门市价的6折。这究竟是规模效应使得饿了么获得了与商户的议价空间,还是平台自身烧钱做了补贴?以某畅销品牌早点为例,记者了解到,此前饿了么并未与其有官方的合作,所有的产品都是提前订购所得,而价格上也没有任何优惠。“他们都是提前一天打电话预订,我们就按照要求的数量在当天准备。对我们而言销售额是上去了,但和门市价价格一样都是8元/两,没有优惠。”该品牌负责人表示。

  以此计算,在不计算配送成本的情况下,若用户订购8元的产品,饿了么平台就需要补贴3.2元。而这种情况,在饿了么与该品牌达成合作后,也未有明显改善。据记者了解,双方合作后饿了么的采购成本将有所降低,但依然远高于其4.8元的外卖售价。

  赔本赚吆喝,图的到底是什么?从此前百度、美团以及饿了么的缠斗来看,进军早餐既是市场开拓,也是一种战略防御,增强客户在午餐、晚餐市场的粘性。而早餐作为一项高频业务,同样也是三家进行生态布局的手段之一,美团借此可以带动其旗下的团购、电影、酒店、旅游等业务,百度则可以基于其本身巨大的流量,为商家提供渠道和关键词入口,并由此获取分成。而在前两者相继倒下后,饿了么依然表示要在餐饮领域的各个环节做深做透,并对早餐持续投入。其创始人张旭豪此前曾表示,饿了么正谋求从订餐信息服务商,转型至囊括流量服务(海量在线订单)、物流服务(开放物流平台)的“到家基础服务公司”。从这一点看,目前仅有外卖一项业务的饿了么,必须巩固其在外卖领域已有的市场,才能获取转型的资本。

  相比午餐和晚餐,同为刚需的早餐市场对外卖的依赖性并不高。在用户习惯仍处于培养阶段的早餐市场,一旦结束烧钱模式,真正的用户还有多少不容乐观。

  16日晚上,家住黄浦陆家浜路上的白领朱先生习惯性地打开饿了么APP,想要预订下一周的早餐,却发现自己熟悉的早餐按钮显示“敬请期待”。“难道饿了么像美团一样,放弃早餐市场了?”已经习惯于早餐外卖的朱先生一脸茫然。

  尽管事实证明,这只是软件运行上的BUG,饿了么的早餐外卖业务没有任何变化,但在百度、美团等早餐外卖O2O大玩家先后离场后,朱先生的这一疑惑也折射出用户对早餐外卖的复杂心态:既欢迎,又不看好。日前因融资等话题而屡屡被关注的饿了么,虽已成为这一细分市场上的领先者,但围绕早餐市场的O2O争夺,光靠烧钱并不能解决问题。

  2014年中,在如火如荼的外卖O2O热潮中,针对早餐这一垂直细分市场的竞争也悄然萌芽。

  这年8月,前阿里员工蓝耀栋创建的呆鹅早餐在杭州悄然起步,并在当年10月将平台的主营业务,从一开始的兼顾午餐、晚餐,回归到只做早餐上门的定位,并主打西式早餐。

  同年11月,外卖O2O平台巨头之一的美团也开始启动早餐项目,并陆续发力开拓北京以外的一二线年后,饿了么、百度也相继上线早餐外卖产品,甚至连主做化妆品团购的聚美优品也杀入这一市场。除此之外,阿里旗下的支付宝也曲线进军早餐市场,与上海商务委、上海市早餐工程产业联盟合作,推进早餐联盟内企业接入支付宝项目,使用支付宝就可付款,并计划在未来覆盖上海所有的1000台早餐车。一时间,早餐外卖市场呈风起云涌之势,成为众多资本青睐的领域。

  但好景不长,这场大战来得快,退潮却也突然。呆鹅早餐存活不过4个月,便在2014年圣诞节前夕黯然宣布停止运营。到了今年8月,已经在午餐、晚餐外卖市场经历了连场厮杀的百度、美团,也先后下架了早餐服务。在回应外界疑问时,美团方面表示,其目前早餐业务已经履约完毕,业务就此停止:“履约环节在目前的情况下,很难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,因此关闭。早餐属于测试类产品,团队将转向外卖业务。”

  在如今的早餐外卖市场,大的平台只有饿了么仍在发力。其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,饿了么早餐目前已覆盖北京、上海等21个一二线多栋核心楼宇,日订单峰值15万单,准点率98%。

  对于上班族而言,坐下来吃早饭很奢侈,路上解决或是到办公室吃早饭早已是一种生活习惯,这也为外卖服务提供了前提。

  而早餐市场的规模,在2014年7月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数据中就显示,以早餐为主的大众化市场保持旺盛态势,剔除投资拉动后仍保持了10%左右的增长。而其在更早的2010年发布的《中国早餐市场分析》中指出,2009年我国在外就餐的早餐市场规模已达1876亿元,并预计未来2年早餐市场将增长14%。按此粗略估算,2015年全国在外就餐的早餐市场的量级约在3000亿左右。如此大的市场份额和发展前景,市面上却没有足够强大的外卖早餐巨头,这也是吸引一众创业者挤破头皮想要进入的原因之一。曾任万科高级副总裁的毛大庆就在离职后表示,早餐涉及实际民生问题,千亿级的早餐空白市场无领导者,其商业生态在逐步形成,愿意支持该类创业企业。

  相较一些半路杀出的创业者,类似美团、百度、饿了么这样已成规模效应的行业巨头杀入早餐外卖,有着其天然的优势。在午餐、晚餐外卖O2O业务已经相对成熟的情况下,早餐市场不过是其业务的自然扩展,无论是自己配送还是外包配送,都有现成的资源。而O2O项目最为看重的线上流量,本身已有午餐、晚餐用户的沉淀,切换的只是不同的消费场景,开拓早餐外卖这片空白市场,可以说是顺势而为。

  相比午餐和晚餐,早餐的总体客单价比较低,一般人都会以10元为上限,利润空间有限。同样,对一些时间稍显充裕的用户而言,相差不大的价格,到早餐店就餐,无论是食品的口感、温度都能最大程度得到保障,外卖便成为了可有可无。

  其次,早餐外卖对时间的追求更加迫切。原本就为省时而预订早餐的用户,若无法按照约定时间领取早餐,绝不敢轻易再次尝试。而从美团、饿了么等平台的模式来看,均以纯代购+配送为主。这意味着,平台必须对代购、配送、分发有着严格的时间把控,稍有意外便可能造成误点。

  再次,是自提点的设置,而这正导致了用户吐槽不断。“经常快到自提点了,就收到短信说地址变了。”曾经的美团早餐订户陈小姐表示,她不止一次收到过类似的短信:“由于某某原因,今日取餐地址改为……”而原因就在于写字楼物业与城管的双重夹击。哪怕成功避开了上述两大障碍,早餐外卖还会时不时遭受平时在该区域摆摊的路边摊主的驱赶。“我有一次取早餐时,配送人员就只能站在一个垃圾桶边上派发,这种感觉说多糟糕就有多糟糕。”陈小姐说。而饿了么在这一点上无疑占了优势,从自己合作伙伴中挑选了一些离写字楼很近的餐厅作为早餐领取点,使得早餐配送员不用再东躲西藏,也使用户体验得到了保证。

  在呆鹅早餐失败后,其创始人蓝耀栋总结了失败经验。他认为,纯代购+配送的模式机会只属于现有国内这些大中型O2O平台,自营生产+配送模式机会做着累做大比较难,无论自营还是代购都有一个共同的挑战——那些附近的店。不过,在百度和美团先后倒下之后,大中型O2O平台也不再是成功的保证了。

  在如今已渐成市场的午餐、晚餐市场,百度、美团、饿了么的烧钱大战硝烟正浓,而在早餐市场一枝独秀的饿了么,走的也是烧钱的路子。

  记者打开饿了么APP预订早餐,看到一周的菜单中显示,外卖价格基本为门市价的6折。这究竟是规模效应使得饿了么获得了与商户的议价空间,还是平台自身烧钱做了补贴?以某畅销品牌早点为例,记者了解到,此前饿了么并未与其有官方的合作,所有的产品都是提前订购所得,而价格上也没有任何优惠。“他们都是提前一天打电话预订,我们就按照要求的数量在当天准备。对我们而言销售额是上去了,但和门市价价格一样都是8元/两,没有优惠。”该品牌负责人表示。

  以此计算,在不计算配送成本的情况下,若用户订购8元的产品,饿了么平台就需要补贴3.2元。而这种情况,在饿了么与该品牌达成合作后,也未有明显改善。据记者了解,双方合作后饿了么的采购成本将有所降低,但依然远高于其4.8元的外卖售价。

  赔本赚吆喝,图的到底是什么?从此前百度、美团以及饿了么的缠斗来看,进军早餐既是市场开拓,也是一种战略防御,增强客户在午餐、晚餐市场的粘性。而早餐作为一项高频业务,同样也是三家进行生态布局的手段之一,美团借此可以带动其旗下的团购、电影、酒店、旅游等业务,百度则可以基于其本身巨大的流量,为商家提供渠道和关键词入口,并由此获取分成。而在前两者相继倒下后,饿了么依然表示要在餐饮领域的各个环节做深做透,并对早餐持续投入。其创始人张旭豪此前曾表示,饿了么正谋求从订餐信息服务商,转型至囊括流量服务(海量在线订单)、物流服务(开放物流平台)的“到家基础服务公司”。从这一点看,目前仅有外卖一项业务的饿了么,必须巩固其在外卖领域已有的市场,才能获取转型的资本。

  相比午餐和晚餐,同为刚需的早餐市场对外卖的依赖性并不高。在用户习惯仍处于培养阶段的早餐市场,一旦结束烧钱模式,真正的用户还有多少不容乐观。投笔从戎精彩的人生从选择正确的方向开始